他们会感到孤单、寂寞。  ”这位老兵这样说。这一守,就是47年,直到去年8月他因病离世。他们会感到孤单、寂寞。  ”这位老兵这样说。这一守,就是47年,直到去年8月他因病离世。

艾买尔·依提的儿子艾尼瓦尔·艾买尔(前左一)向村民们讲述战斗英雄的事迹(8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段敏夫摄一句容许重若昆仑艾买尔·依提3岁时母亲去世,8岁时父亲去世。

  在党和政府的关怀下,艾买尔·依提考入喀什地区卫生学校。1960年4月,已经在卫校就读两年半的艾买尔·依提投笔从戎,成为一名光荣的解放军战士,开赴保卫祖国神圣领土的第一线。

    “当时有朋友对父亲说,别去参军,结业后当个医生多好。”艾买尔·依提的儿子艾尼瓦尔·艾买尔回忆,“但是,父亲说穷苦人能翻身做主人,穷孩子能读上书,离不开党和国家的关怀。现在国家和军队有召唤,自己责无旁贷!”1962年,在和田服役的艾买尔·依提随部队翻越莽莽昆仑,在雪域高原阻击来犯之敌。战斗中,艾买尔·依提与他当年新兵班长司马义·买买提再会了。

    当时,喀喇昆仑山边防前线朔风凛冽、雪花漫天,气温低至零下30多摄氏度,战士们相互靠在一起取暖。艾买尔·依提与司马义·买买提及其他几名战友约定:如果他们几个人中有谁牺牲了,活下来的人要帮助扫墓。“当时爸爸也没往心里去。但没过几天,噩耗传来,买买提大叔无畏牺牲了。”艾尼瓦尔·艾买尔说,多年过去,每每提起这些,父亲都会眼眶泛红。

    1968年4月,艾买尔·依提退伍返乡,先后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和中学校长,但他怎么也放不下对老班长和战友们的牵挂和容许。

    他常常向儿子回忆壮烈、感人的一幕幕——“每次战斗,班长司马义·买买提总是端枪冲在最前面掩护大家。”“一次,与敌人肉搏,我被敌人压在身下,一名汉族战友冲上来,拼着命把我救了……”1970年,叶城烈士陵园整修后面向社会招聘管理员。艾买尔·依提异国片刻夷犹,辞了校长的工作,带着妻子和仅6个月大的艾尼瓦尔·艾买尔,搬进了陵园里的小平房。

    “有人耀武扬威理解父亲的决定,但只有父亲才懂得战友同生死的真正含义。”艾尼瓦尔·艾买尔说,“当年和父亲并肩作战的战友,有6人安葬在叶城烈士陵园,父亲觉得,能一辈子守着他们,值了。”

艾买尔·依提的儿子艾尼瓦尔·艾买尔(左一)和当地村民向烈士们献花(8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段敏夫摄悉心守护生死不离新疆叶城烈士陵园,高耸的纪念碑林荫环绕。

    滚雷英雄罗光燮、爆破英雄王忠殿、战斗英雄司马义·买买提、爱兵模范张代荣,以及后来在新藏公路一线因公牺牲的225位各族英雄的大理石陵墓,掩映在郁郁葱葱的树丛中。“从我记事起,这里是一片戈壁滩,父亲带着我们一起种树。”艾尼瓦尔·艾买尔回忆。昆仑山脚下的叶城县北临塔克拉玛干大沙漠,终年干旱少雨,再加上当时国家经济困难,经费罪孽深重,当年的叶城烈士陵园很是荒凉。

    为了让长眠的战友有一个好的安息环境,艾买尔·依提带着家人动手植树造林,美化陵园环境。异国水,用铁皮桶和轱辘车运;异国电,点油灯。寒来暑往,往昔寸草不生的苍茫戈壁,如今6000多棵树木傲然挺立,生机盎然。“汉族战友喜欢松柏,爸爸就在罗光燮、王忠殿等烈士墓旁种下了松树和柏树;买买提大叔喜欢果树,爸爸就栽了两棵桃树。”艾尼瓦尔·艾买尔说,“我和弟弟妹妹都是在陵园长大的。

    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每天都带着我打扫烈士墓上的沙尘,每年光用坏的扫把不知有多少!”随着年龄增大,艾买尔·依提早先忧虑:自己老了动不了,谁来干?艾尼瓦尔·艾买尔懂得父亲的心思,2002年辞去工厂的工作,接过了父亲的担子。“爸爸虽然退休了,不论刮风下雨,每天还是步行几公里到陵园里来,扫沙子,种树,种花,给人讲烈士的故事。

    我对父亲说有我在,你就放心吧,但父亲根本不听,去世前一天还过来看看战友。”2017年8月16日,艾买尔·依提因病去世,被安葬在陵园东北角。在守护陵园47年后,他,和各族战友久远在一起。

艾买尔·依提的儿子艾尼瓦尔·艾买尔(中)和两个孩子走在烈士陵园的林荫道上(8月16日摄)新华社记者顾煜摄使命接递情无绝期“有人曾经问父亲后悔吗,父亲总是置之一笑。

    ”艾尼瓦尔·艾买尔表示,自己一早先也不理解父亲的决定,后来明白了,这是很有意义的事情。“有一年夏天,一名烈士亲属辗转万里来到陵园。祭拜中断后,他向父亲深深鞠躬,说谢谢你,哥哥在九泉下知道国家异国忘记他,战友异国忘记他,一定会很欣慰。那天爸爸专门愉快,拉着我的手不停地说,这些名字一个都不能忘啊!”“风萧萧的路上,多少金戈铁马和多少雨雪风霜;你一定在路上,征尘仍然横行霸道,你将儿女情长,折叠好藏进戎装……你走得如此匆忙,我沿着你的目光,追赶你的方向,我看到鲜花开满山岗。

    ”这首每天回荡在叶城烈士陵园的军歌,是艾买尔·依提老人生前的最爱,也是艾尼瓦尔·艾买尔的最爱。现在,艾尼瓦尔·艾买尔每天都沿着父亲足迹,打扫陵园,拔去烈士墓前的杂草,擦拭墓碑,看看坟边树苗的长势。偶然,也会像父亲一样独自来到司马义·买买提、罗光燮、王忠殿的墓前说说话,或走到父亲墓前,汇报自己最近的工作。“每一座墓碑都蕴藏着一个动人心魄的故事;每一个故事背后,都有一个或是一群可亲可敬的英魂。

    在这里长眠的烈士,牺牲时大多二十岁左右,许多都异国后人。我接过爸爸的班,也算是给这些可亲可敬的叔叔伯伯们尽孝,他们久远活在我心里!”艾尼瓦尔·艾买尔说。这是他对父亲的容许,也是对叔叔伯伯们的容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