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着满满的礼物和积攒了好久的对“父亲”的思念。今年56岁的韩伦语是赵盛父亲赵敏华的好伙伴。提着满满的礼物和积攒了好久的对“父亲”的思念。今年56岁的韩伦语是赵盛父亲赵敏华的好伙伴。18年前,赵盛父母先后因病作古,留下15岁的他和年仅7岁的弟弟赵康。

  两个还异国能力照顾自己的孩童,从此成了韩伦语日日照顾的对象。他给赵盛赵康零花钱,代表家长去开两个孩童的家长会……在童年至成年的这段敏感而漫长的时光里,对门的韩伦语叔叔成了这一对兄弟心目中温暖的“韩爸爸”。而这一切的缘起,就是多年前韩伦语对赵敏华的一句许诺。他说会一直照顾赵家人,这一坚持,就是近20年。一诺千金,约略说的就是韩伦语这么一掷千金的伙伴。

  

韩伦语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兼兄弟合办了村里的榨油厂杭州桐庐县分水小源村,约略有2300多人。赵敏华和韩伦语是从小玩到大的伙伴,性格相仿脾气相投的他们要好得像一对亲兄弟。长大之后的赵敏华做了油漆工,韩伦语做了木工。两个人的活计经常需要去村外,内容又有所交叉,常常是一家店找韩伦语打完家具,又找赵敏华刷油漆。两人经常一起搭配着干活,在外面一起工作的时间,比和各自老婆呆的时间都长。

  小源村家家户户都会种油菜,但唯一的一家榨油厂在20里路外,从村里到油厂往返的时间差不多需要两三天。1989年,经过商量,韩伦语和赵敏华拿出省吃俭用的钱在赵家开办了一家小榨油厂。

  这是伙伴合作的早先。“那时候一天需要加工2000多斤油菜籽,我们夫妇和敏华夫妇四个人轮番上阵,前后半夜轮岗,24小时不苏息。我和敏华还要负责油渣分离,苏息的时间就更少了。”韩伦语说,好在这样的日子是分季节的,榨油厂开工的日子是6月至7月半。开工的时间非常累也很辛苦,不过收入也很不错。“在当时村里,我们收入算高的。榨油厂的利润我们两家平分。

  ”日子总是会越过越好的,韩伦语和赵敏华一直秉持着这个信念。一如他们所想,榨油厂的规模越做越大。

  1993年,韩伦语换了一万多的大榨油机。

  厂子搬离赵敏华家,重新又修建了厂房。

韩伦语和赵敏华合开的榨油厂我来代替他照顾他们家他的儿子就是我的儿子他的父母也是我的父母恰当两家人的日子越过越好时,赵家出事了。1998年,赵敏华的妻子被查出胃癌,一年不到的时间撒手人寰。

  当时,赵家小儿子才三岁。赵敏华痛失爱妻,在外面还是努力要为孩童自力。内心的愁闷,只有夜半无人找韩伦语喝闷酒时,才会一一倾泻而出。“敏华在外面包工程,很辛苦。每一年,节假日回家敏华都会哭,我看的揪心。”韩伦语说。赵敏华妻子作古三年后,忽然有一天,赵敏华在房间里突发心梗。等韩伦语拿着家里唯一的现钱2000块钱赶到医院时,赵敏华已经作古。

  那一年是2001年,当时的赵家除了年迈的爷爷奶奶,还剩下一双儿子,15岁的赵盛和7岁的赵康。韩伦语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吃不喝一整天,然后许下一个许诺,要像父亲一样照顾这两个孩童,像儿子一样赡养赵敏华的父母。

韩伦语、赵家奶奶、韩伦语妻子

走路时,韩伦语妻子总爱亲昵地搂着赵家奶奶开家长会帮忙修房子“他做了父亲该做的一切”父亲刚作古时,刚上初一的赵盛不知道怎么面对,“我变成孤儿了”,赵盛不止一次在晚上偷偷哭。新学期开学,失去父亲的阴影仍未消散。早晨赵盛起床,出门就看到了韩伦语。“韩叔叔说,送我去上学,给我带了被子、脸盆和开水壶。”看着摩托上捆的一堆东西,赵盛眼睛有点发酸,“我爸爸异国了,可是那一刻,他仿佛又回来了。”初中家长会,赵盛给韩伦语打了电话,怯怯说开家长会了,但是奶奶身体不好去不了。韩伦语说,“不用找奶奶,以后你的家长会都我去。

  ”初中三年,赵盛的10多场家长会真的都是韩伦语去的。韩伦语还会偷偷塞给赵盛零花钱,10块、20块,一次不会给太多,他希望赵盛能早早成就合理支付的行为习惯。结业后的赵盛出外工作,大年三十那一天加班拖到了很晚,路上早就异国了车。赵盛焦急,给韩叔叔打了电话。风雪天,韩伦语开着摩托去20公里外的镇里接回了赵盛,赵盛坐在摩托后座上,头靠在韩伦语湿冷的棉袄上,心里暖洋洋的。

  那一刻,他想着“韩叔叔,他就是我的爸爸。”赵盛娶妻,家里的房子早就破旧不堪。韩伦语贴补了四万块钱,从弄图纸、找工人、选材料、监工、验收,都是他一手操办。等赵盛回家时,新房已经闪亮亮出现在他面前。赵盛说:“他已经做了父亲该做的一切。”

赵家新房将来我们的肩膀给他靠一如这些年他为我们遮风挡雨小源村党委副书记陈关飞对韩赵两家的事情很了解。“我住在离韩家100米不到的地方,赵家不幸的事情发生后,韩伦语就像是养了四个孩童。任何东西自己孩童有一份,赵家一对兄弟也一定有。他开的那家榨油厂,收入异国特为高,但他从没亏待过赵家两个小孩童。去伙伴家总爱带着赵家小儿子,两个小孩童也跟在韩伦语后面。”小源村村官费彬也说,全村的人几乎都知道这件事。赵家出事后,有些村民会自发送些东西给赵家那一对孩童。

  “在赵家,总会看到韩伦语。两个孩童和韩伦语一起吃饭,上学的时候,都韩伦语送,放学的时候,韩伦语去接,和爸爸儿子没什么区别。”费彬很佩服韩伦语,他说,一天两天照顾别人家的孩童容易,坚持了快20年真的不容易。但这些在韩伦语看来都是应该做的。“我和敏华是兄弟,他走了,我就觉得自己有义务去照顾他的孩童。”韩伦语不善言辞,但他懂什么叫许诺,榨油厂的分红这些年他也一直坚持分给赵家,一分不少。

  赵康和赵盛现在都在湖州打工。赵盛已成家并有了自己的儿子。赵康工作也稳定了。赵康说,奶奶曾经让他喊韩伦语爸爸,但是他害羞开不了口。“我印象中大部分关于父亲儿子的相处模式,几乎都是韩叔叔给的。在同学家看到同学和父母开玩笑,我就会立即想,和韩叔叔也开这样的玩笑。虽然没亲口叫爸爸,但是心里面早就是了。”赵盛赵康两兄弟也在心里许下许诺,等韩叔叔老了走不动了,就轮到他们开车带韩叔叔出去玩,“我们会好好照顾你,一如当年你为我们遮风挡雨。

  ”说不定有一天,真有一位盖世英雄踩着七彩祥云来接你!他是……为什么汽车轮胎是黑色的?真没那么简单这种宣称“包治百病”的热销保健品,却是外国的造假骗局来源:钱江晚报(id:qianjiangwanbao)/ 浙江24小时记者:章然通讯员:费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