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韩国最高法院10月30日做出的要求日本新日铁住金赔偿韩国前劳工的终审判决使得日韩在历史问题上出现新的干扰火种。  【环球网报道 记者 王欢】韩国最高法院10月30日做出的要求日本新日铁住金赔偿韩国前劳工的终审判决使得日韩在历史问题上出现新的干扰火种。《日本经济新闻》11月1日报道称日韩两国跨越日本对韩国实施殖民地统治的历史虽历经迂回但终极以外交和经济为轴心建立起了紧密的关系。强征劳工问题有可能从根本上动摇战后的日韩关系。
  日韩在战后为寻找邦交正常化经过长达14年的谈判终极于1965年缔结了《日韩请求权协定》该协定明确提出两国和国民的财产、权利、利益和索赔权有关问题已得到完全且终极解决。

    日本政府的一贯立场是个人的索赔权问题已经因该协定而得到解决。
  问题的来龙去脉
  韩国的历代政府也曾持有同样的观点。2005年改革派的卢武铉政权发表看法称日本提供的3亿美元无偿援助中包含解决前劳工索赔权问题的资金认为韩国政府负有解决前劳工向日本企业索赔问题的责任。

    
  报道称国家间的协定优先于国内规则是国际社会的常识。但韩国司法部门针对《日韩请求权协定》作出了不同于日韩两国政府、偏向前劳工的司法解释使得问题变得复杂。
  2012年韩国最高法院针对高等等法院驳回前劳工索赔权的判决首次裁定个人索赔权并未消失将诉讼发回高等法院重审。

    
  韩国最高法院认为关于个人索赔权的消失别国充足的证据证实日韩两国政府想法一致请求权协定原本就是日韩两国基于政治性协议解决两国间的债券和债务问题并不是对非法殖民地统治索赔的谈判。
  10月30日最高法院基于2012年的见解作出了承认前劳工索赔权的终审判决。

    
  日本政府最忧郁的是《日韩请求权协定》成为一纸空文。这是原由清算殖民地统治历史和作为两国邦交正常化基础的该协定失去效力的话很可能抹掉日韩两国在战后以经济为中心建立起的相互信任的合作关系。
  日本政府有关人士强调首先韩国政府坚持2005年的立场是大前提。请求权协定明确提出应通过外交磋商来解决围绕协定的解释和实施而产生的纠纷。

    
  日本政府计划今后基于该协定向韩国提议举行双边磋商。如果妄作胡为谈拢将在两国达成协议的、包括第三方委员在内的仲裁委员会讨论。
  韩国总理称尊重司法判断
  韩国总理李洛渊30日表明了韩国政府的立场称尊重最高法院作出的司法判断韩国政府将与有关部门和民间专家一起综合考虑各种因素协议应对方案。李洛渊虽然就日韩关系表示希望发展成面向未来的韩日关系不过对于个人索赔权问题并未明确表明已经得到解决这一韩国政府的以往立场。

    
  在《日本经济新闻》看来今后的焦点是日韩两国如何摸索避免关系紧要恶化。在了解强征劳工问题的法律有关人士之间存在由韩国政府设立财团对受害人提供援助的提案。提议让在日本政府的经济支援下成立的浦项综合制铁(现浦项制铁)、日本政府和企业对财团出资。
  不过要平息事态仍面临着各种复杂的因素。 不确定因素之一就是韩国舆论。虽然韩国政府考虑基于请求权协定使用本国预算划拨救济前劳工的资金但是可能持之以恒存在追究日本责任的声音。

    对日韩历史问题敏感的韩国舆论甚至可能左右韩国政府的应对。
  报道还称劳工问题判决还可能导致日本国民对韩国的感情恶化。1990年代成为日韩争论点的慰安妇受害者问题至今仍在发酵。

    2015年确认慰安妇问题终极且不可逆的解决的日韩慰安妇协议也在文在寅政府下逐渐成为一纸空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