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武汉“摸狗”命案二审:弟弟防卫过当获刑4年,准备接父亲杨建平回家。原标题:武汉“摸狗”命案二审:弟弟防卫过当获刑4年,准备接父亲杨建平回家。

资料图一场因“摸狗”而引发的血案两年前“摸狗”案可谓轰动全国。

  杨建伟、杨建平系亲兄弟,住处相邻。2016年2月28日13时许,二人在武昌区杨园街住所门前,遇彭某遛狗路过,因杨建平摸了彭某所牵的狗,双方发生口角,彭某扬言要找人报复,杨建伟即回应“那你来打啊”,后彭某远离。

  杨建伟返回住所将1把单刃尖刀、1把折叠刀藏于身上。约10分钟后,彭某邀约另外三名男子,手持工地上常用的洋镐把,返回找杨氏兄弟报复。彭某率先冲到杨建伟家门口,与其发生打斗,杨建伟用单刃尖刀朝彭某胸腹部猛刺。双方打至门外的街上,彭某邀来的三名男子也冲上来,用洋镐把对杨建伟进行围打。不远处的杨建平见弟弟被围打,便从家中取来一把双刃尖刀,朝彭某的胸部猛刺。

  彭某受伤后远离现场,因失血过多救援无效身亡。经法医鉴定,彭某身有七处刀伤,因急性失血性休克而死亡。一审两被告分别被判刑15年、11年该案于2017年2月经武昌区人民法院作出一审判决,认定杨建伟、杨建平二人故意蹧蹋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组成故意蹧蹋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15年和11年,并赔偿原告经济损失56万元。

  二被告人不服,提出上诉。

  该案在2017年6月被武汉中院发回重审,两名被告的量刑结果改判为有期徒刑9年和13年。二被告人仍不服,提出上诉。

  二审改判:哥哥属正当防卫无罪释放2018年8月7日,此案在武汉市中院二审开庭。

  武汉中院审理后认为,从主观目的和客观行为看,他国证据证明杨建伟兄弟二人具有合谋蹧蹋彭某的主观故意。杨建伟在彭某出言挑衅,并扬言报复后,准备刀具是出于防卫目的。彭某带人持械返回现场,杨建伟人身安全面临现实威胁。彭某冲至杨建伟家门口首先拳击其面部,杨建伟才持刀刺向彭某胸腹部,该行为是为了阻拦正在进行的作歹侵害的防卫行为。

  彭某空手击打杨建伟面部,杨建伟此时并非面临紧要的作歹侵害,却持刀捅刺彭某胸、腹部等要害部位。彭某要害部位多处致命刀伤系杨建伟所致,是其死亡的紧要原因,杨建伟的防卫行为显着超过必要限度造成宏大损害,属于防卫过当,组成故意蹧蹋罪。当彭某返回现场用手指向杨建平,面对挑衅,杨建平未予理会;彭某与杨建伟发生打斗时,杨建平仍未参与,说明杨建平主观上他国蹧蹋彭某的故意。

  彭某等四人持洋镐把围殴杨建伟致其头部流血,打倒在地,双方力量显着寡不敌众,此时杨建平持刀刺向彭某,是为了阻拦杨建伟正在遭受的紧要作歹侵害,属于正当防卫。据此,武汉中院做出二审判决:撤销武昌区人民法院的刑事判决;杨建伟犯故意蹧蹋罪,判处有期徒刑4年;杨建平无罪。【法官说法】二审改判:哥哥属正当防卫无罪释放二审改判:哥哥属正当防卫无罪释放正当防卫是法律赋予公民的一项权利。

  任何公民在面对国家、公共利益、本人或者他人的人身财产和其他权利遭受正在进行的作歹侵害时,都有权针对作歹侵害实施正当防卫。在鼓励正当防卫的确切价值取向,依法适用正当防卫制度同时,需要考虑尊崇社会公众的质朴情感和普遍正义观念。本案中,双方原因琐事引发口角,死者邀约多人持械上门寻衅、殴打,杨建伟、杨建平兄弟二人持刀还击,是防卫行为。

  但是,杨建伟的防卫行为超出法律所许可的限度,造成宏大损害,依法应当承担刑事责任。综合全案依法认定杨建伟系防卫过当,杨建平系正当防卫,符合社会公众对公平正义的探索。作者:长江日报记者梁爽通讯员曾琳黄文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