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每日邮报》记者去其瑞士住地附近蹲点多日发出报道,引发全球关注,每周持续治疗看护需要花费五万英镑也上了热搜。英国《每日邮报》记者去其瑞士住地附近蹲点多日发出报道,引发全球关注,每周持续治疗看护需要花费五万英镑也上了热搜。

  报道称舒马赫已经不再恒久卧床和依赖机器呼吸,但依旧需要24小时不停止的治疗护理。相比此前,自然可以说是有所好转,至少是情况稳定。但是否是多国媒体所欢呼的“古迹般”好转?经纪人对此并异国做出回应。自从五年前的那场滑雪事故之后,舒马赫家人一直鲜少回应其状态。五年来,其家人一直自尊古迹并坚持着,而这位被誉为本世纪最伟大车手之一的退役“车神”也善始善终异国放弃这场生命赛事。

  

null

一级方程赛车冠军倒在滑雪场2013年12月29日,笔者早先每年唯一的固定假期:与友人滑雪迎新年。

  中午刚刚抵达阿尔卑斯山住地,就听说舒马赫在临近的梅瑞贝尔(méribel)滑雪场出事了。于是假期主动泡汤变成了连续现场报道。

null

回想当时报道内容,应该是他与包括儿子在内的一帮人一起滑雪,技术很好的他远离平常雪道,滑了一段野雪,摔倒后头部撞到了石头,所幸戴着头盔,被送到当地医院时还神志清醒,在送医十分钟后就被直升机首要送往最近的城市——格勒诺布尔的大型医院。

  之后,随着血肿的形成,脑出血导致他昏倒,手术后,不排除永久性脑损伤。当时重症监护负责人的采访说:“他现在处于人工昏倒状态,体温过低。现在对他的治疗方法,是最大限度地限制脑肿胀的反应。原因这种反应会让颅内压持续增添。我们的目的就是尽力管制颅内压增添。”昏倒中的生日:祈祷与加油2014年1月3日,两次手术后,依旧处于昏倒状态的舒马赫在医院重症监护室里度过了45岁生日。

  虽然已渡过医生所说的72小时危险期,但医院仍未宣布舒马赫脱离危险从人工昏倒中醒来。

null

法拉利车队这天特别特意在格勒诺布尔市医院门前布局了静默集会,俱乐部车迷和“车王”的支持者以标志性的红色为装饰,为依旧处在生死线上的舒马赫祈祷和加油:“他是一个战士!在他过去的生活和比赛中他一直都是胜利者。所以这次我们祈祷,(他也会征服病魔) 很快就可以出院。” 当时的一段车迷采访中说到。舒马赫的妻子科琳娜在事发后一直守候在医院,舒马赫的父亲和同样是赛车手的弟弟也在他生日前一天傍晚赶到。有消息说,妻子将曾经伴随舒马赫征战每一场一级方程式赛车比赛的陶制幸运护身符放在他身旁,其他具有象征意义的祈祷物品,还包括舒马赫16岁女儿吉娜的梳子和14岁儿子米克的金色十字架,祈祷着“车神”父亲能赢得这场生命赛事。

  

null

null

家人在舒马赫的个人网站上对来自世界各地的支持深表感激,并表示舒马赫是一个“斗士”,他“不会放弃”。事故调查结果公布:责任自傲当时有消息称,滑雪场方面表示,舒马赫事发时在红色和蓝色雪道核心地带的非正规滑雪道以近100公里/时的速度滑行,随后撞上了岩石。但是,舒马赫的发言人克姆,却向德国媒体透露说“舒马赫当时滑行的速度并不快,原因他刚刚帮助了一位摔倒的朋友后再重新滑行。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舒马赫摔倒后产生的撞击非常猛烈以至于头盔碎成了两块。

null

舒马赫当时使用的滑雪板也是租来的。所以头盔和滑雪板的装备性能也是调查的内容之一。

null

检察官认为,舒马赫的滑雪设备异国问题,不是导致无意的原因,发生事故的法国梅里贝勒滑雪场的安全设备和标示也符合标准。而对于有报道称舒马赫出事时去帮助了一个摔倒的孩子,警方表示录像视频并异国露出,不能就此下结论。

  舒马赫家人提供的头盔录像视频只有两分钟,异国记录完整过程,也不能精确判断舒马赫摔倒时的速度。法国警方当时透露,会邀请专家一起对视频进行逐帧研究,对舒马赫的滑雪板和衣服也要做更详细的调查,以得出他摔倒时的精确速度。而这一点,对于之后的巨额保险赔偿显然是关键因素之一。事发半个月后,法国警方正式公布对舒马赫滑雪事故原因的调查报告,指出,事故当时舒马赫是矛盾进入非平常滑雪道滑行以致遇险,并不是原因滑雪站违反安全规定,标志不明或者是滑雪设备出现故障,导致事故发生。

  因此,事发地所在的雪场以及为舒马赫提供滑雪用具的设备制造商都免除对这起无意事件的责任,由舒马赫本人对这起无意承担责任。

null

消息人士称,舒马赫使用的滑雪板、滑雪靴等设备在事发后均状况优越,但是他佩戴的头盔完全破损摔成了两半。事发时舒马赫佩戴的滑雪头盔上装有摄影机,拍摄与他同行的14岁儿子。德国媒体报道说,调查员怀疑摄影机可能转变了头盔结构,导致舒马赫受重创,对头盔结构是否被摄影机破坏也进行了测试。

  五年救治不放弃喧嚣之后,是漫长而艰难的治疗过程,舒马赫的家人、发言人、经纪人都尽力保护着“车神”的隐私,对恢复情况基本不做公布。

  陆陆续续可以得到的消息:事发六个月后他被从人工昏倒状态唤醒,之后从法国转到瑞士医院,2014年9月回到家中,家人将住宅里正本打算给舒马赫妻子娘家人度假住的地方,变成了他的专程治疗护理区。

null

这期间,舒马赫的经纪人出来否认几次有关他身体状态和要搬去美国治疗的谣言。2016年,一家德国杂志报道称舒马赫可以重新走路了,被舒马赫的律师告上法庭并被罚五万欧元。

  当时律师的表述称舒马赫连站都不可能。有来自其近亲的消息,舒马赫既不能走路也不能说话,但似乎可以表现出情绪:“当你把他放在轮椅上,面对俯瞰湖面的俊美山脉全景时,迈克尔偶然会哭。”他会“古迹般的”好转吗?五年了,人还在,对于家人来说,应该就是一个古迹。与舒马赫并肩征战多年的前法拉利车队老板,现任国际汽车联合会主席的法国人让·托德是极少数可以去其家中探视者。

  他对舒马赫健康状况的表态一直非常审慎。不过他近期短短的一句话倒是让舒马赫的车迷兴奋和欣慰诛求无厌:“我和舒马赫一起在他瑞士家中家看了(一级方程式)巴西大奖赛的比赛。”

null

那场比赛是今年的11月11日。舒马赫的家人当月也在舒马赫官网分享了一段事故发生前两个月的采访视频,这也是舒马赫至今留下的最终一个采访。“车神”分享了他辉煌职业生涯中印象最深刻和最优美的记忆:作为车手的最好记忆,是在2000年的铃鹿赛道上获得了世界冠军,这是与法拉利合作的第一次冠军;他还表示了对强劲对手——芬兰车手米卡哈基宁的尊敬,而且表示两人在赛道外有很好的关系。

  “车神”在采访中还说,总是感觉自己不够好,忧虑会有过于自豪的危险:“……但是有些质疑而不会对自己太有信心也是很要紧的。有怀疑,才会追求提升,从而能够上到一个新台阶。”

视频:车神舒马赫采访

2012年前,舒马赫正式宣布从赛场退役,私下对自己的新闻官说:“你明年不用打电话给我了,我要消失啦!”他和妻子,带着刚满15岁的女儿gina-maria和13岁的儿子mick,买下私人飞机,豪掷千万英镑购买了海岛和庄园别墅,早先了自在又低调的隐居生活。为了保证丈夫的后续治疗费用, 妻子陆续卖掉了私人飞机、度假别墅。万贯家财,都不及爱人的生命要紧。五年了,亲人异国怀疑、放弃,全球车迷和坐视不救舒马赫的人们也异国忘记。

  五十岁的生日,“车神”会在祈祷和祝福中,与家人一起度过。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坚持,是最深情的相爱。

null

版权声明:本文仅发布于凤凰网大风号,制止转载!